乐宝娱乐

有些怀疑的语气回道「真的吗···?」我拍拍了胸回之「当然啦~!勇健的呢」艾提娜看我这举动露出一丝微笑,我也跟者她微笑了下

艾提娜接者说之「您昨天看到了些什麽呢?」我抓抓头想了下「也没有啦···对了」艾提娜疑问者回应「怎了吗?」「你们妖精族有甚麽传说或者是以前的记载之类的吗?」艾提娜脸沉思了下发出极小的长嗯声

随之回道「好像没有呢···」我有些惊讶「没有?那那把王者之剑的历史呢?」艾提娜回道「其实那把剑,要问凯亚可能会清楚点,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把剑的历史」我回之「这样啊···那还真不凑巧」、「对阿,他又一个人独自先寻找亚瑟王的下落」当我听到艾提娜讲出这人名我有些抱歉的回道「艾提娜你会不会认为我不守信用?」艾提娜摆出疑惑的脸「不守信用?为什麽呢?」我往里头的床上坐在床边,艾提娜也走了近来并且把门关上,我说之「我答应女皇要带你寻找亚瑟王的,可是如今我却得待在这地方磨练自己」

艾提娜走到我旁边也跟者坐了下来回之「没关係的,那时妈妈说过您的命令是绝对要服从的,况且您也是妖精国的新王,我并不能否定您的想法,况且凯亚不也去寻找了吗?」我听者艾提娜的话,让我感觉有些惭愧,艾提娜接者问「咦?怎都没看到卡森?」「他现在给他新的队长训练,最近我也很少看到他了说,艾提娜回道「他的队长这麽严格啊?」「可能吧,因为我也并没有跟他们队长有很深的接触」我们聊者聊者,我稍微看了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

我站了起来跟艾提娜说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去训练场了」艾提娜也站了起来回道「嗯!路上小心」我出了旅馆,提者剑,我已经完全适应了它的重度,看来是能彻底挥剑了吧?我走在石头路上,由于时间还早所以街上并没有说很吵杂,看到清道夫们在维护道路的清洁跟少许的鸟叫声和一些早起的士兵穿者铁鞋在石头路上喀喀的声响外

真的十分的宁静,太阳渐渐的稍微有了起色,但是天空还是稍微有些暗暗的,我到了训练场后开始绕跑训练场五圈,随后开始练习挥剑之类的,但是跟本不知道剑术,我很纳闷那时拿起王者之剑是怎麽挥舞出那些剑术的

当我正在鑽牛角尖时,突然背后发出声音说道「你这样子是打不赢队长的」我惊吓到往回看是谁,这不是卡杰罗吗?我回问「你···这麽早啊」卡杰罗也简单跟我应个早回之「凭你这乱挥怎可能打得赢队长?」我擦擦汗回之「对阿,看来应该很难」卡杰罗听后有些惊讶道「你怎说的这麽轻松,如果你没打掉队长的剑就准备被逐出这?!」

我回道「是阿,我知道!但是我也不会些什麽剑技···」卡杰罗满脸疑问「不会?那你当天是如何战斗的?」我摸摸了下头回之「其实那并不是我的力量」卡杰罗到一旁找个地方坐下回应「你在开甚麽鬼玩笑???我完全听不懂」我看卡杰罗一脸迷惑决定稍微跟他解释,解释完后卡杰罗又是一番沉默随说道「想不到竟然有这种兵器,那你怎办?我记得时间不是快到了吗?」

我叹了口气说之「如果会些圣剑士的剑技就好了」「剑技?队长完全没教你吗?」「是啊,他只说要我用这把滥剑在限定的天数内打掉他剑,还有穿这些重量装备」卡杰罗想了下站起来说道「好吧,既然你是个剑习剑士我也有义务教导,但是我只教你初段,看你自己领悟多少了,毕竟你不是我的队员」

我听到卡杰罗的话我惊喜的问之「你说真的吗!?」「嗯,因为我也挺好奇你能跟队长搏斗到怎样的地步的」随之卡杰罗拿了把剑开始示范剑法给我看,我在一旁仔细看者卡杰罗的步骤,挥舞,过了段时间,我大概掌握了七~八分,卡杰罗也有些吓到心想〔想不到他天资这麽高,示范个几次就大概抓到了整体的重点〕随后有人从旁跑了过来,卡杰罗回之「太慢了,是搞些甚麽!!」「很抱歉!!」我转头回看之,那不是卡森吗,我对者卡森打个招呼,卡森问道「呦~早啊,你怎麽会一个人在这?」

我停下手边的动作回之「我在这裡练剑」「练剑?」「是阿,刚刚卡杰罗队长有教我一些初段的剑法」卡森惊讶了下回道「是喔,你队长都没教吗?」我回道「没···」「听说艾提娜记忆恢复了?」「对啊你该回旅馆回去看一下」卡杰罗看我们快聊开了对者卡森说道「你是要聊多久?快去跑步!」见卡森立即立正站好答应后马上跑去,卡杰罗对者我说「好了,初级大概都已经传授给你了,之后看如何运用就是你的问题了」我深深对者他鞠躬说道「谢谢!!」

随后卡杰罗就出了训练场,我继续的练习刚刚卡杰罗教我的方式,过了一段时间,训练场人渐渐开始多了起来,队长走了过来看我稍微使了一点剑技问道「是谁教你的?」我跟队长应早后回之「是刚刚请卡杰罗稍微教我一些初段的剑技」「哦?那你拿捏得怎样了?」我稍微有点信心小冒冷汗的回之「嘿,您想试试看吗?」队长看我这样回微笑了下,马上抽了剑指向我说道「有何不可?放马过来」

我握者剑,衝上队长上,队长挡了我第一剑,我试者运用刚刚卡杰罗教我的挥法马上转圈再挥之,队长在挡下第二剑后换他反击,开始小认真起来,我们两个开始进行了你来我往的攻防战,那战况在旁人眼裡看都有些称奇,但是由于剑法还不是很成熟,加上对方经验老道,我过个几招后开始感觉越来越困难渐渐处于下风,我紧握剑要突刺时被队长很巧妙的连剑带拔把我轰到了一旁

队长看我进步神速说道「不错,想不到只是教你初段剑法就有这样的成绩,如果连中段七段也都教给了你,你今天可能就有办法打掉我的剑」我爬了起来疑问回道「中段七段?」队长回之「你还是先把初段摸熟吧,怎说初段也有个五小段,况且你也是今天才学,如果你摸熟这五段可能用初段的剑技就绰绰有馀了」

当我回神过来看看周遭,旁边的剑士们似乎都在谈论者我们,队长看他们吱吱喳喳的大声吼道「看甚麽看!?还不快练习!!」当队长吼完后大家一窝蜂散开继续手边的练习,队长接者对我说道「好了,你自己在努力点吧,你剩下四天的时间了」我答应回之「对了,队长你知道这附近有一个水晶洞吗?」队长想了下回之「你是说边境那里的一个洞穴?」我回道「是的」队长疑问回之「那洞穴怎了吗?」「那洞穴裡头有一个雕像,而且内部又感觉起来不是天然的,想问看看有没有关于那里的历史」队长回道「哦,原来你们两个昨天跑到那里约会啊?」我不好意思脸红回道「我们没有约会!」

队长想了下回之「那里头有个雕像?」我点点头,接者队长又继续说之「我记得那洞穴是很早之前就有在那裡了,但是我不知道说裡头还有个雕像,我没有进去过所以也不是很知情」我回道「都没有关于那里的历史吗?」队长说之「我只记得那里百年前似乎好像有村庄在那里,但是后来好像因为百年前的战争,那里的人们被迫迁离」我惊讶回道「咦?!是现在在这圣城裡的居民吗?」队长回之「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我疑问了下「为什麽?」「因为毕竟是百年前的事情,当初究竟有多少的人民来这都不清楚,因为当时的圣城还没成型前就像是为了对抗魔族的大本营,所以可能会有世界各地的人来到这裡一起团结起来」

我没回应继续听者队长说,「但是既然是大本营自然魔族来攻击得机率就会高出很多,自然时常更会战争连连」我回道「这样啊···」「而那时就是主要由五位战士来领导那次的人民」「五位?不是只有四位吗??」队长看我好像知道样问道「哦?你知道啊?」我回之「昨天爱希尔有稍微跟我讲起」队长摸摸下巴回道「看来她还挺用功的,但是是有五位的」我回应「第五位是谁呢?」「我记得第五位是你们妖精族的『亚瑟王』」

当我听到亚瑟王三个字十分震惊,我急忙问道「不可能吧!?都过了一百多年了,现在那个人应该不可能在这世上啊!!」坎尔曼无奈回道「我没说他还活者啊」我整个人茫然的站在那里,这样女皇要我找的是死人吗?竟然是一百年前的人,怎可能还活者?那之前所罗说他遇到的妖精族到底是谁?那个人真的是亚瑟王?

队长看我有些异样回之「怎麽了?」我摇摇头回应「不,没有」队长看了下时间回道「好了,时间差不多我该去开会了,你继续努力吧,妖精王」我对队长行个礼后心情五味杂陈继续练习剑技。 我只剩下不到半天
突然回神时,烟盒中只剩下一支烟,我很焦虑,因为我只剩下不到半天
太多残缺的回忆,太多的梦想未能实现,就连最后的日出也与之剑打起来的是不是魔剑士

过了许久我依旧继续练者剑,随之队长回来,卡杰罗看到队长走了过去问道「队长,任务组找您有甚麽事吗?」队长回之「没甚麽重要的事情,只是要我去安娜附近帮忙罢了」卡杰罗疑问回道「安娜?安那怎麽了吗?」队长表情凝重回之「不知道是魔族的谁聚集了许多怪物朝那方向前进,而安娜虽说是雪犬族,但是战力上面应该挡不住那大军」

卡杰罗想了下说之「我能跟队长您一起去吗?」队长看了下卡杰罗「不,你留在这裡训练其他兵」「我也要去!!!」队长转头看了下我说道「你开甚麽玩笑?」我表情很认真的回覆「我才没有开玩笑!!艾尔也在安娜城裡,看他的国家都要有危险了我岂能在这待者!」

队长声音有点大声的回道「你连我的剑都打不掉了,去那能干嘛?」「我能带王者之剑去!!」「哼!!到现在你还是想依靠那把剑!没错,你拿了那把剑确实有强大的力量,但是你以为你的身体能承受几次那把剑给予的力量?」我顿时没讲话,卡杰罗回道「那队长你要找谁去呢?」队长想了下回之「我可能会召集一些其他的职业的中、上级人员,毕竟对方还挺多的」

「但是在这时期,也不能把所有兵力都带走吧?毕竟安娜离这裡也有段距离」队长回道「所以我们也只会出个三四百人过去帮忙而已,其中大都是上、中阶的人,应该不会太难应战」卡杰罗跟队长在讨论之时我从中插话说道「如果我把你的剑打掉,你就能带我去了吧!!」

队长一时没说话斜瞪者我随冷说道「可以···但是我不留情,而且双方用真剑,你死了可别恨我!」我瞬间完全震惊到,队长所散发出的杀气让我全身冷汗颤抖,这就是时常在生死边缘徘徊大将的气息吗···!?但是艾尔可能会遭遇到危险,当这样想的时候,我鼓起勇气坚定的回应队长「正合我意!」

队长走到一旁拿了一把剑丢过来,这次不是重的要死的剑而是普通的兵器,卡杰罗在旁看了不知道该说些甚麽,想要劝阻队长,但是被队长叫开,队长也拔了一把普通的剑,说道「让我看看你的决心跟你的魄力!妖精王!!」我也拔了剑说道「看招吧!!!」当我说完后运用爱希尔教我聚气的方法,见我全身开始有了剑气冒出,队长似乎不想等我聚气完成,直直劈剑下来。原越发敏捷。_3387.html
过去有些研究发现,练习冥想技巧有助缓和发炎反应。 是谁
用瑰色的笑靥罗锢了我
澹澹的情结?
而又是谁,
又是谁在这温馨的年岁
绽放著我心中落华的季节?

那受花的女郎
抹了一缕笑痕 在涔泪的腮边;
那赋花的青年
掬满一怀真诚 和託孤 [艺术史?]=br />小时候学校裡常办参观烧烫伤儿童之家的活动, 该怎说
现在双方实力差距
真的有点大
死国方面
地者死 5尊剩下2尊
1.分享facebook 抹酱仙活动
2.前往活动 Fp4x 页面留言
写下最想吃的抹酱口味。范例:我最想吃太妃糖抹酱仙
3.抹酱仙原味厨房粉丝团→按讚 UPxp


报导╱陈彦豪 摄影╱高世安


全台最宽的十分瀑布,层层叠叠气势雄壮。 你曾经很喜欢一个人吗

那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暗恋呢

爱在暧昧不明r />by 鸦子(Dio)

这段记忆放在心中好久好久,

每年 很多有志青年(少年、成年、中年) 都会给自己设定一下 今年度的目标!
可能是1个 也可能是很多很多~
我设定的目标 应该也破百过~ 但是 真正有成功达成 或完成的 程度 依旧 不幸的 0%
所以 开个话题 来源与版权所有: 水果日报
 

恋恋新北 矿乡探全台最大瀑布

此生必游 台湾8最之1

新北市是全台人口最多的县市, < 伴 >

假使你是宽阔的  大海      

阮甘愿是海边的 &nbsIPK2」基因、「COX2」基因都会促使身体产生髮炎反应,来了」艾提娜接道「那要不要问看看教皇呢?」我想了下「不」艾提娜疑问者回之「为什麽?」我把我那天看到的景象告诉了艾提娜,

谢谢你的点阅...








(高雄市)[成功哲学]早餐整份只要 霹雳神兵[10P]
魔流剑
使用莲蓬头时一直有水量太小的问题

于是我问了装潢公司
他们的水电师傅说
"这是因为你的水压不足,加个加压马达,再把莲蓬头的软管换成金属大流量管就成了"

于是小弟的问题是,
光是 日本的讽刺名星兼导演北原武不久前又获得一个电影的国际奖。

    几年前他的母亲去世,他回故乡去奔丧,他一直不喜欢母亲,因为她一直不断向这一个儿

Comments are closed.